没事儿,会有猫的(≧▽≦)

【HE】永夜微光 第一章【索瑟/RALP】(前世今生)

前世今生、ooc、虐、角色死亡


lz特别的啰嗦!!(这一篇就2000多字了但就是没办法删减啊啊啊啊XXXXD


怎么说呢,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句话放在任何文章里都是绝对适用的


我只是努力的想要将笔下的世界和人物变得丰满起来,想要写一个认真的故事。可能啰嗦,可能无聊,这实在是我文力有限。


但是我会尽可能的真诚^ ^,欢迎勾搭~~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话说分割线是要长成这样吗?-----------


第一章 初遇

1791年,新奥尔良

18世纪末的美州,机遇遍地而又危机四伏。当时新奥尔良还处于西班牙的管辖之下,政治混乱、鱼龙混杂。我出生的那年新奥尔良发生了针对西班牙总督的流血政变,市井一片恐怖萧条,而贵族仍然夜夜笙歌,这便是从小到大我所接触到的世界的样子。那时的我叫做索林,还是个人类。像是所有的新一代农场主一样,我从父辈的手中继承了广大的土地,巨大的庄园,以及数量众多的奴////隶。遇见他的时候我只有23岁,那真的是很年轻,很鲜明的岁月。而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我的年龄了……在100岁以后那就只是个数字罢了,没有任何意义。让我们回到正题,那时的我和那些年龄相仿的公子哥们每天都过得醉生梦死,你懂的,富有的年轻人总是会感到无聊,他们会用酒、女///人、甚至是毒品……一切刺激的东西来填补无所事事所带来的空虚。我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夏夜,我和那些狐朋狗友坐着新买的马车来到镇上最大的妓///院。我们像往常一样租了个包厢,选了女///人和酒。我被灌了不少但还算清醒,房间里充斥着刺鼻的香水和酒精的味道,于是我离开包厢,去了面对大门的露台上透口气儿。

那天的月亮很大,妓///院前面停靠马车的空地被月光照的惨白一片。我在那儿呆了一会儿正准备回去,突然听见下面一片骚动。我倚着栏杆向下望,发现一个带有妓///院标志的马车驶入了庭院,老///鸨也在那儿,带着一个拿着长鞭的仆人。我知道这意味着又有一个新人要被带进这肮脏的婊///子窝了,并且不是那些自甘堕落的穷鬼,而是一个出身良好,因为某种原因被迫卖///身的家伙(那鞭子就是为了防止他过度挣扎而准备的)。要知道这在那种时代很普遍,淘金热吸引了大批的资产阶级漂洋过海,的确有人一夜暴富,但也有人赔的血本无归。无力抵债的丈夫或父亲,眼睁睁的看着债主把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带走却无能为力,这些可怜人会变成高档妓///院的抢手商品,就像是这一个一样。

然而这一个……却又是那么的不同。马车门打开,我先是看到了一头披散着的金发,我从没见过如此漂亮的颜色,它们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着近乎银色的光泽,像是一批用月光织成的绸缎。然后,我看见了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干净的仿佛极地冰原上永远不化的海冰。他的主人完全无视了老///鸨带着讥讽和恐吓的训话,冷漠不带任何的情绪的目光望向我背后的夜空。尽管是在如此不堪的境地,他带着镣///铐如此狼狈,但那孑立在一片月光中的身影却没有丝毫颤抖瑟缩,他就那样静静的立在那里,像是一个初生的精灵,仿佛这一切,甚至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

没有语言能够形容出那一刹那他带给我的震动。他身上的气质太过于干净,甚至带着一种凌厉和桀骜,我无法想象他在这样的地方要怎么活下去。我能肯定他不会轻易的屈服,那么等待着他的将会是可怕的/辱和严厉的酷刑……一想到他即将会受到的折磨我的胸口就一阵发紧。他不属于这里,我想,一个这样的人不应该被送到这种地方任人欺辱,他也许会死在这里……哦不……如果他留在这里就一定会死去,这里从来不缺少变///态和暴///徒,而他又是那么的美好……

假如当时我知道他的身份的话,我一定会因这无谓的担忧而自嘲一番。事实上在我们相互袒露心思后的某一天,他也曾经用这事儿调侃过我,他说我破坏了他蓄谋已久的猎食计划,在他已经饿了一个多星期,几乎就可以进去大快朵颐的时候好心的“拯救了他”。“这就是你现在必须要负责任的,毫无怨言的喂养我的原因,老好人。”300年了,他明媚的笑容和狡黠的目光依然清晰得仿佛昨日,是啊……我怎么会忘记呢,那是我此生最美好的时光,彼时我们是如此的相爱,而一切都还没有被我的愚蠢和轻信毁掉……

于是那一晚,我用一个小牧场将他赎了出来,并带回了庄园。一路上他都沉默不语,我试图和他搭话,询问他是否还有落难的家人需要帮助,他也只是摇了摇头,关于他的身世更是只字未提。我将他安顿到客房,安排了服侍他的佣人,并试图让他放松下来:“我不会把你当作买来的奴///隶或佣人,也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请你安心的呆在这里”。事实上,我也的确是这么打算的,我是说,虽然我是个风流的公子哥这没错,但却不是那种喜欢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在我买下他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这会是一个绅士对于另一位绅士的敬意和拯救,而他,绝对值得我为其所付出的高昂代价。

而就在我起身离开,准备回我自己的卧室休息时,他似乎因为我的一席话而受到了某种触动,进而放下了防备:“瑟兰迪尔,感谢您的搭救”他说。我回过头看他,他的影子被微弱的烛光映在墙上,夏夜的微风让整个画面变得摇曳梦幻。在这空旷的大宅里,在这无边的黑暗中,只有他坐在一片光影里,金发被这一抹烛光点亮,晃得刺眼。那一刻,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因着他的存在,仿佛使这冗长的夜晚和这沉寂的大屋有了跳动的生机,顺便连带着我空虚的生命也一并被唤醒。但我想恐怕在我决定善待他的时候,甚至更早——在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命运的齿轮就已经悄然开始转动。而一切的悲剧,从那时起便也已经无可挽回。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散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