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会有猫的(≧▽≦)

【HE】永夜微光 第三章【索瑟/RALP】(前世今生)

第三章 身份(下)

时间一天天过去,潮湿多雨的夏季逐渐被温和的初冬所取代,夜晚的田野上开始升腾起薄雾,又在黎明时分化为露水,悄然的润湿裸露在大地上的一切造物,这种安逸的生活不知不觉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虽然我的内心有着些许的不安,但那时我还没能把这一切联系在一起,更没有对他人类的身份产生丝毫怀疑。尽管我的侄子菲力曾经不止一次的劝告我送他离开,“他不正常,舅舅,自从他到咱们家之后发生了多少怪事?更不用说他的肤色样貌……他简直就像是一个吸血鬼!”但我也只是把这当成小孩子的过度幻想和因为失去宠物而造成的迁怒。显然瑟兰迪尔和那些传说中的怪物并不相同,他的确肤色苍白,但他并不冰冷,他的眼睛不会泛出贪婪的光,衣服上没有沾着一丝血迹,身旁没有跟着乌鸦或蝙蝠,更不需要一口棺材……

我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想象力总是丰富的,特别是对于那些他们不了解的、处在黑暗中的事物,总有一种天然的恐惧和敌意。但是我现在站在你面前,你看看,我们也是有血有肉、有理智有情感的生物,除了仿佛诅咒一般的永生、怪异的食物、和稍强的力量以外,我们和人类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不同。在我知道他是吸血鬼的时候,我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一点;在作为一个人类和他生活在一起时,我深刻的感受到了这一点,而在我自己成为了一个吸血鬼之后,我也在努力的维持这一点。人性和仁慈,可以防止对力量的过度追求所造成的疯狂,也可以减轻因永生而带来的对于其他物种的不当蔑视,对于维系我们这一种族的存在至关重要。这曾是他生活的信条,而在失去他之后的每一时、每一刻,我都在守护这一信条——既是尽我对于种族的责任,也是在成全我对他无尽的遗憾、愧疚与思念。

总而言之,那些不靠谱的神话传说成功的帮助他掩盖了真相,但却未能持续多久。我当时并不知道,即将发生的一次意外会促使我无意间撞破他的秘密,还会连带着促成了我们之间的爱情。而那时的我更不会了解,一张阴谋的大网已经在我们的周围徐徐张开,死亡的阴影正在悄然逼近,我们之间炽热的感情最终会以最为惨烈的方式收场,只留下我独自守着一个没有完成的故事,一直到300年后的今天。

事情发生在一个初冬的夜晚,最后的一出歌剧散场。那天的夜色十分美好。贵族街区华丽的法式建筑在朦胧的灯中显得影影绰绰,空寂的街道上飘散着一阵阵草木的香气,因而我们没有立刻乘坐马车回到庄园,而是选择逗留片刻。新奥尔良的治安一直颇为混乱,但由于贵族区和平民区是分隔开来的,巡逻队也十分密集,因而在这一区域很少发生暴力犯罪,这使得我在事情发生时全然没有防备。就在我们正愉快的沿着主街漫步时,路旁的小巷中突然冲出一个手持匕首的男子。他的速度很快,快到我根本不可能有时间还击,甚至都没有时间思考——在那一瞬间,我只是下意识的拉过瑟兰迪尔,将他护在身下。然后就感觉肩膀上一阵剧痛。我们狼狈的摔在地上,当下我的大脑一片麻木,所有的感官似乎在顷刻间被迅速的拉扯放大,然后又急速的向我的体内塌缩。等到我能够勉强抬起身时,罪犯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涌出的鲜血湿透了我的肩膀,濡湿的布料所无法承载的液体顺势滴在瑟兰迪尔的脸庞上,一滴、两滴……这鲜红的颜色和着他冰蓝色的眼眸,梦幻般的在我的眼前旋转,我似乎听到他在叫我的名字:“索林,不要睡,看着我……”那声音仿佛和我隔着一层厚重的玻璃,变得低沉而怪异,而我则在能够鼓起力气回应他之前,便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之后的三天里,我都在半梦半醒之间挣扎。肩膀上的伤口很深、还发了炎,疼痛和低烧让我一直无法安睡。无数怪诞诡异的梦境不停地折磨着我,虽然记不起太多细节,但我却清楚的知道那都是关于瑟兰迪尔的——他在受苦、在挣扎,而我眼睁睁的看着但却无能为力。第三天的黄昏我在一片痛苦与恐惧中醒来,尽管肩膀依然疼痛难忍,但好在烧已经退了。我的意识一经恢复便急切的要求女仆去请瑟兰过来,但却得到一个让我如坠冰窟的消息:在送我回来之后,瑟兰迪尔便失踪了。整整三天,再没有人在庄园里见到过他。

那天我派出了我所有的人手去寻找他,而我自己,则躺在临窗的病床上,看着太阳从地平线上一点点消失不见,而星星和月亮则从另一侧的天空升起。我从黄昏等到了深夜,仆从们陆陆续续的归来,我的卧室里逐渐变得喧闹,复又归于沉寂,直到最后整个庄园都陷入了沉睡,只剩下我一个独自守着闪烁的烛火。在我人生仅有的23年中,从未有过如此的无力和恐惧,瑟兰迪尔的失踪仿佛一剂催化剂,将那些可怕的噩梦不断的发酵,阴影逐渐充满了我的心灵,几乎所有的希望都被吞噬干净。尽管我对于那场意外和瑟兰迪尔本身有着太多的疑问,但此刻那些都不重要了。我只想要他回来,回到我身边,无论他是谁,无论他惹上了什么麻烦,都不重要。在绝望和无助之际,我只能不断的向上帝请求。我诅咒、发誓,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只要他能平安归来,我都甘之如饴。

也许是我的祈求有了效果,在黎明将要降临时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响动。我拖着一夜未眠的病体,支撑着从床上爬下来,循着声音摇摇晃晃的走去。然而上帝似乎是对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蜷缩在阴暗的杂物间里,一头标志性的金发掩映着另一具躯体,而他金色的头颅正深深的埋在那人的脖颈中,那里传出隐约的吞咽声。蓦地,他抬起头,然后我看见了那双举世无双的冰蓝色眼眸,那苍白漂亮的脸孔,还有他没来得及收起的獠牙上,一片猩红的颜色……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住了,他呆呆的凝视着我,一脸错愕,而后他放下了那具躯体,向后蜷缩着,缓缓抱住了自己的肩膀。“现在……你知道了”他说。


评论 ( 13 )
热度 ( 9 )

© 散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