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会有猫的(≧▽≦)

【HE】 永夜微光 第五章【索瑟/RALP】 (前世今生)


抱歉大家!!!!!今天更文实在太晚!!!!

原因是…………我被母上大人拽去了园博园……当苦力(给娘亲拍照QAQ…

为了弥补……这里放上一张照片……(就当是索林和瑟兰的庄园好了…………

本章过渡,其中设定的细节请不要参考原著,完全的ooc…………

感谢每个读到这里的你~~~~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第五章 危机

这一次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勉强能起来走动。肩上伤口的开裂和仆人的死被我们掩盖成了一次因入室盗窃引发的行凶,虽然漏洞百出,但这毕竟只是一个奴仆的死亡,因而并没有人认真的调查事件的来龙去脉。在我们安抚了他的家人后,事情便告一段落。但我们曾经平静的生活却没有因此而回归,危机已经逐渐浮出水面。那天晚上的刺杀并不是个意外,而瑟兰迪尔的失踪也与此有关。这一切都要从一个更久远的时代说起。

瑟兰迪尔的家族在中世纪前期势利强大,其影响力几乎笼罩整个欧洲大陆,族长是因崇尚和平主义而被称为灰袍圣徒的辛葛王。辛葛深知他的种族因为强大的力量和永恒的生命而形成了残忍傲慢的性格,在漫长的生命里他见过了太多的杀戮,人类的反抗、狼人的介入、甚至同族间的相互残杀,让整个欧洲大陆变得极为动荡不堪,也使得吸血鬼们的生活举步维艰。因而当他将自己家族的势力扩展到整个欧洲后,便试图为吸血鬼的世界制定一套有利于种族持久发展的规则。他一方面招募崇拜吸血鬼力量的人类让他们作为稳定的食物供给者,作为回报吸血鬼则会为其提供保护;另一方面严格禁止无故袭击人类,狼人也因而与吸血鬼达成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和平。这是吸血鬼世界最为繁荣昌盛的时期,他们得以以相对公开的身份生活,而且不用随时提防狼人的袭击,这使得一时间吸血鬼的数量大增。然而辛葛的统治方式却也对血族的社会传统的造成了冲击,随着大量新血的涌入,原本要求严格的拣选仪式变得宽松,血亲之间强烈的纽带变得淡泊,这使得新生者中鱼龙混杂,一些人甚至没有受到完整的教导便开始招收自己的子系。另外,这种对于人类过于仁慈的统治方式也遭到了一些顽固血族的不满,但他们由于忌惮辛葛王的实力并不敢公然反对他的政策,一些实在难以忍受这种生活的嗜血者只得向辛葛统治最为薄弱的北方移动。尽管辛葛王很快察觉到了一些问题并试图解决,但已然发生的终究无法弥补。这些隐患最终葬送了他一手缔造的帝国,而他本人也因此而命丧黄泉。

在辛葛的子系中他最为倚赖的是埃尓隆德与索伦二人,埃尓隆德风度翩翩、果敢睿智,而索伦精明圆滑,为人沉稳。辛葛将他们当作自己的继任者,给予他们很大的权力,并对二人寄予厚望。尽管在辛葛的新政策刚刚推行时,他们二人都对此表示出了支持,但暗地里,索伦心里的不满却在一直增长。他是一个强大的吸血鬼,并且有着极强的权力欲,他会跟随辛葛左右纯粹只是因为他的强大和他对自己的赏识。辛葛的的仁慈在他的眼里变成了一种软弱,在他看来,对于人类的仁慈是完全多余的。能杀死吸血鬼的东西只有三种:阳光、插入心脏的银和狼人的獠牙。尽管人类的战士可以手持银刃对抗吸血鬼,但真正强大的血族是不会被这样的伎俩伤害性命的。至于狼人,他们是“发狂了的人类”,是吸血鬼的死对头,索伦从来不相信这两个种族之间能有真正的和平。他认为振兴血族的唯一手段就是杀戮,通过战争与侵略将狼人消灭干净,再将人类彻底变成自己的奴隶,这最为可行方便,也最为快意洒脱。

然而辛葛一开始却并未发觉自己手下的异样。索伦城府很深,又巧言令色,他将自己的不满暗藏在心底,表面上对于辛葛越发尊敬,但暗地里却联络那些顽固嗜血的同类,并教唆年轻的吸血鬼,让他们爱上杀戮与破坏。终于,当辛葛终于察觉到索隆的背叛时,杀戮的欲望已经被挑起,叛乱爆发了。这场灾难不仅使得血族死伤过半,更使得辛葛费尽心血建立起来的和平被毁于一旦。辛葛本人更是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将索伦封印在了一个石棺里。自此之后,血族一蹶不振。余下不多愿意遵循和平的生存方式的人便由埃尔隆德带领,深居简出的隐藏在一处山林之中。

在那场惊心动魄的战役中,涌现出了一位英雄——欧瑞费尔,也就是瑟兰的直系血亲。他本是辛葛手下的侍卫长,在辛葛与索伦对峙时刺出了关键的一剑,并在之后帮助辛葛封印了索伦,由此在崇尚和平血族中获得了很高的威望。而且按照年龄和血统来说,他算是埃尔隆德的长辈,因而欧瑞费尔在林中的地位可算是举足轻重。他与埃尔隆德本来相处和谐,但却在关键之时意见相左,这使得辛葛的遗民不得不面临再一次的分裂。

不知从何时开始,林谷之外频繁的出现吸血鬼失踪事件,人类受到袭击的例子也越来越多。埃尔隆德担心是索伦的余孽未尽,因此打算与狼人联合,并对事情进行进一步调查。然而欧瑞费尔并不相信狼人的承诺(他们在上一次的大战中就袖手旁观),更不希望自己的子民冒任何风险。他自信索伦不可能从石棺中逃脱,他的家族又隐迹多年,只要继续保持低调并提高警惕便可以安然度日。而林中的大部分居民都已经习惯了与世无争的日子,他们有自己的人类供给血液,早已远离杀戮,因而不愿意追随埃尔隆德。无奈之下,我们的族长只好带领部分随从出奔,这一去便杳无音信。

而正如埃尔隆德所担忧的,这一切的确是索伦的部下所为,他们为了解开辛葛设下的诅咒,不惜使用一种极为古老的,且最为难以饶恕的方法——同类相食。他们四处搜捕落单的吸血鬼,甚至将人类匆忙的转变——再迅速的杀死、取血,然后他们将索伦的石棺浸泡在同胞的血液之中。那恶魔就这样从欧瑞费尔以为坚不可摧的石棺之中逃脱了,而且由于同类相食所带来的可怕力量,他强大得无人能敌。而他回到人世后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复仇。辛葛早已死亡,此刻他的怒火唯有一地可以宣泄:于是,在我遇到瑟兰迪尔的三个月前,索伦突然出现在了隐居地,那块和平者最后的乐土就这样变成了一片火海。欧瑞费尔拼死给自己最爱的子系杀出了一条生路,于是我便在那个月夜见到了瑟兰迪尔。而那时,逃过一劫的他才刚刚穿越重洋,踏上美国的土地不到一周的时间。

但是显然索伦并未打算放过欧瑞费尔的爱子,那天刺入我身体的银刃只是一道开胃菜。尽管瑟兰迪尔在那之后的三天里试图查明对方的人数,战力,但结果却只换来了一身的伤痕。我们现在唯一能够推测的是,索伦应该还没有到达美国。埃尔隆德早就下落不明,瑟兰迪尔应该是辛葛的最后一个遗孤了。他一定会过来享受手刃仇敌的快感,现在他不杀掉瑟兰迪尔,只是因为他来到这里还需要时间,而且很享受我们的垂死挣扎。我们逃不出他布下的天罗地网,而正面冲突又鲜有胜算。这场危机横亘在我们的未来之上,而面对这场毫无胜算的战争,唯一支撑着我们的,唯有我们刚刚萌芽的爱情。


评论 ( 10 )
热度 ( 9 )

© 散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