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会有猫的(≧▽≦)

【台风】腐草为萤

剧情向注意!!!!
这是小刀片!!!!!!!
真的!!!!不骗你!!!!!!!!!

配合bgm食用更加美味~~

http://5sing.kugou.com/bz/2570140.html



逼着明台吐出了刀片,王天风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小少爷似乎还在嘶吼着,血从他的嘴里不断地涌出,染得脸上一片猩红,像极了那日在飞机上他变出来哄骗女孩子的玫瑰。

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王天风觉得自己很好笑。他自认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从年轻时他便是如此,行事狠辣不计代价。明楼指责他是个草菅人命的疯子,而在自己看来他则是拖泥带水瞻前顾后,没有一点决断。死间计划天衣无缝,为了争取更大的赢面,于曼丽、郭骑云、明台、甚至他自己,都是可以被牺牲的弃子。他把这些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学生一个个送上死路,再让自己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他甚至算好了明台会与他同归于尽而偷换了炸药。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进行的很完美,鲜血会让日本人相信他的弥天大谎,而真正的密码本早已上路。现在他死在明台刀下,则为这个计划画上完美的一笔。他们会取得最终的胜利,尽管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无法目睹这个结局了。

脖颈微凉,视线也开始模糊。王天风觉得明台这一刀下去并没有多痛,还不及在军统训练班时用木片来的难受。刀片很锋利,加上明台用了十成十的力气,他的神经还来不及反应,血就已经喷涌而出,迅速打湿了他半边的衣裳。

就像预料中的那样,明台是恨透了自己。

王天风也承认,当年之所以会挑上明台作为死间计划的预备成员,最开始的确是有私人恩怨的成分在。对于明家小少爷本身,他虽然知道那是个好苗子,但那上流社会的脾气秉性却让王天风打心眼儿里瞧不上,而这个少爷兵的表现也一度让他失望透顶。但这小子的韧性也是强,自己越是严厉他倒是越发争强好胜,一来二去的两人倒也对了脾气。他的成绩节节攀升,对于自己的敬重和依赖也越发强烈,而王天风看着那漂亮的分数,心里想的却是自己亲手为这个得意门生挖了坟,正一步一步引着他把命填进去。也许是出于某种补偿心里,王天风格外关照这个弟子。无论是训练还是平常的衣食住行他都明里暗里的给予明台特别的照顾,甚至在他触犯了一些无伤大雅的规矩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王天风没注意到明台逐渐变得炽热的眼神,或者说他一开始根本没往那方面想,直到某一天午休时,明台以为他睡着了,悄悄地吻了他的嘴角。他才惊觉自己的学生竟然对着自己起了那样的心思。

虽然受了点惊吓,但从理性的角度分析,王天风觉得这倒也不难理解。明台对自己的崇敬他早看在眼里,年轻人的情感很容易混淆,更何况这个涉世未深的明家小少爷,他不过是把敬爱误当成了爱情罢了。现在他陷在这个封闭的训练班里,等回到了灯红酒绿的大上海,自然就会放下这种不明不白的情愫,变回那个招蜂引蝶的公子哥。虽然拜他所赐,明少爷安稳太平的富贵日子也剩不下几天了。

于是当在同期训练生的散伙晚会上喝的酩酊大醉的明台出现在他宿舍门口时,王天风并没有将他拒之门外。这也算是补偿吧,王天风清楚地知道他们两人即将面对的命运,所以也不吝啬自己的羽毛。他明白的掌握着两人之间相处的底线,所以他一早就告诫明台,他们出了军校再次相见,便是你死我活。就像他早就告诉过他,不要相信任何人,虽然这个傻子直到刚才那一刻前,都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所以王天风心里坦然的很,虽然是他把这小子拉下的水,但该教的他也都教了。当年是明台哭着喊着央求自己让他留下,这条路不是自己逼着他走完的。上了这条船就要按照上面的规矩来,谎言也好弃子也罢,作为一个教官、一个上级,自己谁的都不欠。

其他的之前他不敢想,他也不能想。他不是明楼,他没有软肋所以看得开、疯得起。从把自己这条命算计进去的那一刻起,他王天风就已经是个死人了。而死人是不能有情感的,如若执念太深留恋人世,便会化成厉鬼永世不得超生。但现在他吊着最后这一口气,在这生与死的夹缝中,在这不人不鬼的刹那,他想要放纵自己一次。比如回想一下,那套合身的毛呢西装细腻的触感,那天策马奔腾的快意潇洒,和那时明台的眼神——就在那个废弃的仓库里,他对着自己说:“老师,我怀疑你,可是我不想看着你去送死。”那时明台的眼睛里,有绝望、有愤怒、可是还有那炙热的,未曾熄灭的情愫。而就是在那一刻,王天风突然觉得后悔了,他想要明台活着,但也就是那么一刹那而已。

说到底,他还是那个冷血狠毒的疯子。他和明台因为这个必然的死局而相遇、相知,也就注定了他们之间,不会有未来。

王天风早就为明台盘算过了之后的路,他死,落得个忠义之名,流芳千古;他活,便可以继续报国杀敌,之后娶妻生子,待到战争结束,便可以继续他太平安稳,富贵荣华的人生。他曾经也想过,假如明楼有办法救下明台,小少爷在知道整个死间计划的全貌后,会不会把自己的尸体从地底下挖出来痛打一顿再抱着痛哭一场?但随即他也就否定了这种可能,小少爷就算活着出来,那一大片的乱坟岗,他也不可能真的挖地三尺把自己给揪出来。无论是怎样的结果,这次一别,今生便是永不相见了。王天风不怕明台怨自己,也不怕他和他自己过不去。再严重的伤,只要死不了,便终究能被时间治愈,无论身体还是心都是一样的道理。再不济,不是还有一碗孟婆汤?总不至于下辈子再见,还和自己过不去。

王天风一直很喜欢一个故事,所谓“季夏之月,腐草为萤。”生死不过一次循环,而草木枯荣,生生不息,方是宇宙亘古不变的道理,是大义。于他而言,明台便是这新生的萤,是他这腐草亲自打磨,点亮的生命。而他们于这民族,这时代,又不过是一次循环中微不足道的一点萤火。只要这国族根基不倒,二十年之后,又是新的一代,新的生命,也会有属于他们的,新的故事。

今生不能圆满的,明台,到时候我会等着你。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散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