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会有猫的(≧▽≦)

【 台风短篇 】长相忆

这个手机发文竟然一定要陪图。。。
可爱的图片的作者是白兔大大~~我超喜欢这张老王!!!!表白大大~~~(侵删)

番外我已经写好了,今天发~~大家猜猜小明的主治医生姓什么~~~

以下正文。。。。。。。。。。。。。

(四)下篇

笔记本内页的纸张看起来半新不旧,年头应该不算长。粗略的翻了翻,明楼意外的发现整本笔记都是由法文写成的,越往后笔迹也越发凌乱。本中残存着一茬儿毛边,似乎有许多页被从中撕掉了,缺失的部分之后散着两三页白纸,是从封胶上掉下来的残页。看样子明台的写作到这里可能是遇到了瓶颈,那细碎的残边儿散发着分明的焦虑和挫败感。
很快明楼便明白了这些内页缺失的原因——这个本子里记录的是明台和王天风的一些往事,故事从他们二人在飞机上相识开始,却在一个日期上截然而止。明台一再的尝试,但最终还是没办法白纸黑字写下王天风的死亡。而最让明楼感到心惊的是,这个由明台写出的故事,虽然大致的走向和他了解的并无二致,但实际上却又和他了解的千差万别。在这个故事里,那个亦师亦父的人点燃了明台的热血和信仰,那严苛训导之下所包藏的期待和慈爱,却也让他渐渐生出了另一种情愫。他爱上了他的老师,并在离开军校的那晚向他表了白。而王天风,估计是因着对明台的愧疚和对孩子的纵容没有拒绝。明台并不爱锦云,他的订婚礼既是敷衍安慰大姐的手段,更是小少爷偷梁换柱暗通曲款的把戏。那时他带着王天风送他的手表,而他的老师穿着他送的西服,两个俊俏挺拔的人儿站在一起是那么的当对。明台本以为他们二人交握的双手分明交换了对彼此的山盟海誓,以及携手一生的承诺,却不想王天风的心里早已酝酿好了诀别。就像他不会知道,爱他护她的姐姐不久之后便会丧命于日本人的枪下,当时他还以为,之后可以慢慢的说服明镜接受他和老师的事情,他还以为,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还有长长的年岁可以相守在一起。
而那一夜在乱坟岗,明台不仅手刃了给他信仰将他雕琢成器的恩师,更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爱人,杀死了自己对于未来所有美好的构想。自此之后,明台的生命里再也照不进一丝光亮,王天风的死烧毁了他所有的情感,他的爱,他的恨,他求生的欲望,他对死亡的恐惧,全部都在那一夜被消磨殆尽。现在想来,当年明台疯狂而不计后果的行事,并不只是在挥洒他那一腔的报国热血。爱人新丧,而自己却不得不遵循长姐的遗愿,与另一个人同床共枕,明台内心的纠结和苦痛可想而知。他早就没了生的欲望,只盼着自己能在任务中牺牲,特别是在锦云怀孕后,明台自认为完成了明镜对他的的嘱托,更是恨不得早日奔赴黄泉去寻他的爱人。然而当明台从昏迷中醒来后,他看着发妻为自己劳心劳力,几乎失去了他们两人的孩子,他还是不忍抛下她。明台骨子里是那么的善良,他不想伤害锦云,于是只得将所有的秘密都锁进这个小箱子,也就此把他和王天风的情感深深地埋藏在心中,去履行他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按理说,明台本应将这一切悄无声息的带到坟墓里,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发现自己开始失忆了。明楼深知,一个随时面临暴露风险的特工不会有写日记的习惯,更何况这些本子看起来还有八成新,这意味着东西不会是明台在战争时期留下的,只可能是他近几年的作品。他明明已经将自己的秘密埋藏了四十多个春秋,却在耳顺之年突然决定留下文字记录,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因为他不想永远失去与王天风的过往。他的老师已经抛下了他,那些回忆加上这一小箱东西,便是他留给明台的全部。明台对往昔的回忆,是他们二人情感的唯一证明。如果这段记忆消失了,那么这个世界上便再也无人知晓那些故事,而那个爱着王天风的明台,也就不复存在了。
明台就这样在第一个本子里将他和王天风的故事记录了下来。但他没有料到的是,多年来对于情感的压抑早就在自己心里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口,随着故事逐渐向王天风的死迈进,自己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他强迫自己一遍遍去回忆旧事,却也将这些陈年的伤口重新撕裂。失忆的焦虑加上内心的苦痛,让明台的情绪逐渐失控。他没办法写下王天风的死,无数次的尝试只换来一张张被撕下来的废纸和无穷无尽的噩梦。锦云已经开始注意到明台的异常,他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下去了。但故事还没有完成,明台不能放任这个故事在他的手里中断。在挣扎了许久之后,他最终决定给自己编造一个美好的结局。那些他曾经憧憬过的,没能带着老师完成的,都会在这个故事里得到弥补。
这就是明楼拿到的第二个笔记本
里面的内容依然是用法文写成,满满的记载着明台曾经对王天风描绘的未来。他和他的老师会在塞纳河的夜晚驻足,在瑞士的雪山上拥吻,在维也纳金色的阳光里,度过每一个清晨和黄昏。他们会有一个红砖灰瓦的房子,养两只大狗,一只猫,花园里面种上老师最喜欢的硬叶植物和明台最爱的野玫瑰。他们还会有一个美好的婚礼,大姐、大哥、阿诚哥,甚至还有曼丽和郭骑云,都会来见证他们的幸福。也许他们会收养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的爱人会是一个负责而慈爱的好父亲,而他也会学着老师的样子,将孩子们好好的抚养成人。他们会有一个最温暖的家,和所有的家人一起生活。他们会平平淡淡的在柴米油盐之中,走到满头霜雪,看着子孙满堂、中华崛起,最后一起回到故土,落叶归根,生则同寝死则同穴。然后时光流转,在下一个轮回里他们还能找到彼此,重新爱上同一个人。
而在这个本子的最后,明台抄了一首古诗。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明楼知道这首诗是留给他看的,明台一直很聪明,他自知时日无多,之所以用法文写了这些东西,就是算到在他百岁之后,不懂法语的锦云纵使先打开了他的皮箱,也不会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而国内的形势已经开始好转,大哥或是阿诚哥一定能回来收捡他的遗物,这些东西最终一定会到达他们的手里。明台这一番苦心,是要自己帮他圆一个谎,既能保护锦云和明念不受伤害,也能让他回到老师的身边。
生时已有太多的无可奈何,黄泉路上,他不想离他的爱人太远。
合上本子时,已近是华灯初上。在场的两个人默默对坐,一时间四周昏暗而寂静。明楼觉得自己的嗓子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脑子也乱哄哄的。他不知道此时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是没能照顾好明台的愧疚,还是对这段恋情的惊诧,是对明台多年委屈的同情,或是对一份刻骨深情的感动?这些似乎都有,但这些似乎都不够。四十年如一日,连疾病和生死都不能抹去的思念,什么样的语言和情感在它的面前都是苍白的。他此时终于明白了,建国之初,还未被打成敌特,本可以凭借自己的学识获得一份教职的明台,为何毅然决然的跑去当了个火车司机。明楼拿起了那个包装奇怪的硬壳本,一页一页的仔细翻看。这些花草旁边标注的日期,或是离清明节不远,或是靠近王天风的生日和祭日。明楼眼里积蓄已久的泪终于落了下来,半晌,他哽咽而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明台他……跑的是京沪线吧……阿诚,我怀疑这些花草,可能是乱坟岗的……”
从1942年开始,除了明台在牢里改造的四年,每年都有三束小小的花草,连着明台那无处诉说的相思,一同被夹在这个本子里。哪怕是今年,纵使他已经忘了所有的前尘往事,竟然还背着锦云向里面夹了几根不知从哪里拔来的野草。
明楼隐约记得,他的弟弟最喜欢偷跑到医院后面的荒地上,每次他在那里找到他时,明台都是笑着的。

评论 ( 15 )
热度 ( 18 )

© 散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