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会有猫的(≧▽≦)

【台风】长相忆番外之——青鸟

我的研究计划终于写完了QAQ。。。。

今天更新的是明台第一视角,是关于北平时期的明台为什么决定活下来~~

P.S 很快研究所申请的结果就会出来了,明天上交材料,来帮自己集个气吧~~

那是母亲刚去世的时候,年幼的我还不知死亡为何物,只晓得再也见不到母亲了,不时想起来就会哭闹一番。那时唯一能哄住我的东西是母亲留下的怀表,里面有她抱着我的一张小影,我一哭大姐便会把它打开指给我看:妈妈在这儿看着你呢,明台来乖乖的好不好?”

但是后来有一次,我不小心把它摔坏了,表盘裂了一个缝儿,里面的照片也被划伤,本就模糊的小像彻底失了焦。我记得那次我哭了很久,从夕阳西下闹到明月高升,无论大姐怎么哄,我都只有一句话:

我再也没有妈妈了。

之后大哥下了学,踏着月色走进院子便看到哭得两眼红肿,不停哽咽的我。大姐焦急又慌乱的说了原委,大哥听罢便拿了那块表坐在大宅门口的台阶上,将我揽在怀中开口说道:“明台不哭了啊,大哥知道妈妈去哪里了,我说给你听好不好?”

然后他给我讲了个故事。寻找青鸟的孩子在思念之土见到了去世的爷爷奶奶,他们幸福而安详的睡在一个漂亮的房子里,大哥给我描述了那颗古老的橡树,那座美好的农庄,那永远开不败的娇艳花朵和吃不尽的甜美果实。这些美好的景物和着那晚柔和的月色,一下子抚平了我的小小心灵中满溢的伤痛。他告诉我生者的思念可以唤醒沉睡了的人,只要有人还怀念着亡者,他们便会在这里幸福的活下去。

“所以他们不是真的死掉了,只是不小心睡着了。明台只要想着妈妈,她便会在那里等着你。”

“那我能过去找她吗?或者,她能过来看我吗?”

“可以啊,如果明台乖乖的做个好孩子,现在就去洗脸洗手,晚上睡着了妈妈就会回来看你,还会给你带礼物。怎么样,现在要和大哥去洗漱了吗?”

那天晚上我真的梦到了母亲,她不再是下葬时那副灰白的面孔,而是有着我熟悉的红润脸颊,甜美的冲我笑着。醒来以后,我在床边发现了完好如初的怀表,受伤的相片上面压了一朵漂亮的干花,表的旁边放着一小袋我最喜欢的糖果。

就在那天,我才真正踏踏实实的感觉到,我又有家人了。

那个故事就像是一束光,点亮了我的整个童年,保护了一个孩童应该有的,无忧无虑的幸福。等到我真的能够理解什么是生和死的时候,才发现丧母的伤痛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我买了一本《青鸟》放在自己的书架上不时翻看。才发现除去思念之乡,这个故事里竟然还有那么多瑰丽的想象和美好的人物。我着迷于男女主角的冒险,想象着那夜色之中的大门,那会说话的猫狗,仙女的钻石,以及代表着幸福的青鸟,思念之乡的故事反而变得平淡了许多。等到我再长大一些,当年大哥讲给我的故事便逐渐褪去了鲜明的样子,被我丢在记忆的角落。毕竟那时的生活那么美好,而我早就已经不再需要它的安慰了。

直到我来到北平两年以后,在一个冬夜里,毫无征兆的,我竟然梦到幼年时生活的老弄堂。远远看去,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坐在天井中间一张大大的太师椅上。我走进她,赫然看到那令人熟悉的眉眼,和嘴角那颗分明的黑痣,还有那人胸口簌簌流出的暗色血液……大姐。我仿佛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嗫嚅着,她没有回应,后面的阴影里走出来一个人,穿着灰色的呢子西装,眼角红的仿佛滴血。我看见他缓缓地抬头,脖颈一侧的血肉翻了出来,暗红色的印记濡湿了西装的领子。

我忽然就明白这是哪里了。这些年来不真实的钝痛和压抑着的思念终于有了安放的位置。恍惚之间,我已经走到天井之内,然后我看见枯萎的花丛开始有花朵绽放,暗渠里的水流动起来发出悦耳的声响。大姐胸前的伤口和老师脖颈上的划痕竟也一点点愈合了。这死寂的时空仿佛忽然有了心跳,一刹那间所有的生气都回来了,我看着大姐笑着迎了上来:“明台回来啦,你学校的老师来家里做客了,快进来打招呼呀……”

醒来之后我的枕边一片湿润,微弱的晨光映出妻子憔悴的面庞,一向浅眠的她竟然没有被我吵醒,这些天她实在是受了太大惊吓。我习惯性的摸了摸带在左手腕上的手表,看着蓬屋破旧的屋顶,些微光线从碎瓦的缝隙中漏了下来,从窗户进来的一丝寒气扰得空气中的灰尘四散浮动,远处传来了几声模糊的吆喝声,忽远忽近的听不清晰。在这个静谧的清晨,在这个被敌人占领的,危机四伏的城市中,在这破败的小屋之内,我却忽然生出了一种留恋,一种消失了许久的生意。这个朦胧的梦境在之后的四十多年里支撑着我走完了人生最黑暗的光阴,让我在无数的苦痛和孤独之中萌生着坚韧和期翼——

因为我知道有人在等着我,他们安详的睡着,等着我去唤醒。

所以我绝对不能忘记。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散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