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会有猫的(≧▽≦)

【川泓abo】 经年(四)


呼~~我的小论文终于写完了……恢复更新啦~~

抱歉让大家久等((土下坐

(四)重逢·上

“唐川……明天……我带妈妈做的泡菜来啊……”

“好啊,那我们明天就还在这里吃啊,我带水果给你。”

“今天的题目……我放在你课桌里了……”

“我的也写好了,一会儿拿给你啊……”

”石泓!这个给你!“

”什么花……这什么味道啊……“

”嘿嘿~~这个你收下了,就是要做我老婆的呀!“

”……你……你!……唉!嘴别过来……讨厌的呀……“

一阵闹人的铃声蓦地响起,唐川忽然被从梦境之中拽了出来,就仿佛是溺水之人忽然从水面之下突围而出,他狼狈的喘息着,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一时之间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恍惚。他挣扎着掀了被子爬起来,用手使劲的揉搓着脸颊,却发现掌心中一片湿润,再去看身后的枕头,上面已然晕开了一片水渍。

哦,对了……自己刚才做梦了……好像是梦到了往昔,和石泓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自己在国外这么些年了,仿佛是一种保护机制似的,唐川几乎没有梦到过石泓。最初的那几个月里,周围的一切还都新鲜,在新的环境里自己也有好些事情要忙碌。再加上年轻人气性大,石泓先提了分手,他这心里怎么都有些过不去,因而本能性的将之前的事情抛在身后,不想去翻出来让自己心烦。只是等到新鲜劲儿一过,自己的心里便开始觉得空落落的,对石泓的思念也忽然涌了上来。那时候唐川方才觉出了一些悔意,再想想自己和石泓争吵的经过,也晓得自己真的是过分了,便写了信去和他道歉。那时他只当这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一次严重些的争吵,无论如何也是可以化解的。

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从高三上学期自己瞒着石泓向家里坦白了二人的关系,他的父亲就曾经私下里找过石泓。唐川的家庭条件很是优渥,自己的父亲对石泓这个出身贫寒单亲家庭的孩子并不满意,言语间也多了些矜骄和怠慢。特别是唐父施舍一般的提到要送两人一起出国,这深深刺伤了石泓的自尊,只是体谅着唐川的感受,他一直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的恋人。等到唐川偶然从父亲的口中得知两人分手的真相,已经是自己学成回国之后的事情了。

于是在唐川初到美国的几个月之后,他开始往石泓的家里寄信,在信里他不断地向石泓道歉,并向他诉说着自己的思念,希望能够得道对方的原谅。然而石泓一封都没有回过,那些信件就这样石沉大海,渺无回音。一开始唐川还想着,也许石泓还在气头上,他伤了人家的心又立刻远走高飞,也是活该被冷淡处理。所以他还是怀着希望的,将那些装着爱语的信封一个个投入邮筒,然后又一次次期待着邮差的到来。这让唐川在每天枯燥疲惫的学习生活中间,意外的多了个盼头和乐趣,小小的失落和痛苦扎在他心里痒痒的,但却也因为怀着一个小小的秘密而觉得甜蜜。

然而日子就这样悄然过去,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唐川苦苦期盼,却没能盼来石泓的一点回音。他心里越来越慌乱,隐隐的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等到新年假期,他赶回家乡第一件事便是去石泓的旧家拜访,却不想那间他所熟悉的小屋已经换了住户。新的家主说,原来住在这里的妇人去世了,没人知道那家的儿子搬去了哪里,而唐川问遍了高中的同学老师也没人知道石泓的去向。

也是,石泓在高中的时候那么的孤僻,除了自己,他好像再也没有别的朋友了。

而现在,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也过世了,自己却把举目无亲的他给弄丢了。

离开那栋居民楼的时候,唐川满脑子都是石妈妈给自己盛饭菜时温柔的样子。他记得石泓曾经和自己说过,等挣了钱一定要让妈妈过的好一点,父亲过世的早,她这些年很是不容易。他也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信誓旦旦的告诉石泓会给他一个家,会照顾他和他的家人。

唐川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之后的这些年里,唐川因为学业,大部分的时候都只能呆在美国。而在那些为数不多的假期里,他一直都在寻找着石泓,但那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杳无音讯。在那些形单影只,疲累压抑的日子中,他只能学着将那个自己内心深处最为惦念的人,用一层层的劳碌紧紧的压在意识的最深处。直到某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记不太清对方的样子,才明白那些抵足而眠的日子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而自己从青葱年岁走到而立之年,心里却从来没有放进其他人,从来没有一天不在思念那个已经模糊了的身影。当年那些青春的悸动在时间的发酵之下不但没有褪色,反而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灵魂之上。走到现在,唐川已经见过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事。蓦然回首,他才发现自己当初竟然如此幸运。他第一个爱上的人,便是这个世间对他而言最好的人,他们是彼此最好的对手,也是世上唯一的相知。

然而他又是如此的不幸,在拥有了最好的人之后,却因为一时的气盛和种种的误会把他推开了。

于是在所谓学有所成、衣锦还乡之时,唐川感觉到的,却是前所未有的孤独。

…………………………………………

拖着疲惫的身躯洗漱完毕,唐川仔细的刮了胡子,换了两三套衣服,才勉强把自己收拾妥当。只是昨夜熬得太晚,脸上大大的黑眼圈是怎么也消不掉了,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些疲惫的,但胜在少了些锐气和压迫感,也算适合去见一会儿要见的人。唐川拿着从卷宗上抄来的地址,又从桌子上抄起一个文件袋,便匆匆的上了车,向着石泓家的方向驶去。

自己找了这么些年的人忽然有了线索,但却……忽然变成了坤泽,有了自己的孩子不说,还陷入了这样的境地。唐川一方面疯狂的想要见到心心念念了多年的爱人,恨不得下一秒就将人揽在怀里,帮他抚平那些伤痕和痛苦;另一方面他又那么的害怕,这些年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唐川一点都不敢想,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在那人的面前落下泪来,怕理清楚石泓遭遇的前因后果之后,自己会发疯,更害怕……看到石泓对自己的记恨,或者漠视。当年自己和父亲伤了石泓的心,然后放任他这些年自己带着孩子孤苦无依、寄人篱下。他在那样艰难的时刻也没来找过自己,应该是对他唐川和唐家失望透顶了。而如今,在这样一个时候,自己却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要怎么面对他呢?要告诉他自己已经知道他这些年的遭遇了吗?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施舍他,在可怜他,甚至是来抢他的孩子的?

唐川觉得自己现在不应该去找他,自己现在出现,从哪个方面而言都像是个畜生,是个威胁,是个趁火打劫的混蛋。

但是不去呢?唐川又实在放不下心,他那一身的伤,看着就是一副吓人的样子,更何况案子还没有了结,罗淼还在怀疑他。自己应该尽快把事情搞清楚,帮他洗脱嫌疑,或是……

掩盖罪行。

是的,唐川从看到那个卷宗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无论石泓做了什么,他都要保护他。这是他欠他的,也是自己想要的。

无论如何,这一次,唐川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他了,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把石泓从自己身边夺走了。

除非,石泓真的恨透了他,连一点点爱意都剩不下。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就为了他去死,他杀了人,自己帮他顶罪,他要是被人胁迫,自己就帮他杀人。

对于唐川而言,在再次找到石泓的那一刹那,自己的性命就已经和他绑在一起了。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81 )

© 散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