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会有猫的(≧▽≦)

【川泓abo】 经年(五)

(五)重逢 ·中


大年初二的午后,路上行人稀少,各色景物萧索在冬日懒散的阳光里,狭窄的街巷之间一派静谧。唐川七拐八拐的将车开进了一条小路,停在人行道边就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灰砖围墙、老旧铁门的大院儿,走进去便能看到两排齐整的老单元房,楼间立着几颗茂盛的老树,光秃虬劲的枝丫在北风的呼啸中簌簌地响。

上次来到这样的地方,也是因为石泓。那次也是在这样的隆冬里,唐川得知了石妈妈的死讯,也同他的爱人彻底失去了联系。一晃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唐川觉得这中间的时空仿佛被压缩了一般,他像是又变回了那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在假期之中急匆匆的来找被他伤了心的爱人;而他的石泓则会好好的呆在那扇大门里,同他的妈妈一起过着平淡而安逸的小日子,或许还会生着气将他拒之门外,但最终还是会可怜他挨冻把他放进来。算算那个时候石泓应该已经有了身孕,自己也许还能看见他凸出的小腹和羞红的面颊……


如果当初没有那些误会,如果当初自己能早点找到他,或许现在一切就都不同了。可是这个世上没有如果,这十几年,分分秒秒都不能被从这个世上抹去,他们终究还是错过了。在这长长的分别里,石泓在苦痛中隐忍煎熬,而自己在孤独中茕茕孑立,时光给予他们的伤痕已然深深的刻在二人的身上和心上。

他们已经回不去当年了。


忆及往昔,百感交集之中,唐川已然穿过了大半个小区,走到了他要去的那个单元门之下。眼前的木门斑驳掉漆,在寒风之中被吹的摇摇摆摆,从里面隐约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唐川立在门前半晌,缓了缓思绪,方才理了理大衣袖口,将文件袋子夹在身侧,掏出口袋内的地址确认了一下,然后便抬手推开了大门,闪身走进了昏暗的楼道之内。


一进入楼道,风声便骤然小了许多,眼睛忽的失了亮光,一时之间看不清楚。唐川拍了两下手不见灯亮,便借着一点从门缝里透出的微弱光线往前挪去。这时间他才注意到楼上传来的声响,方才在大门外面听的不真切,现在隔着不知几层楼板,倒也能勉强听到些零碎的片段。上面仿佛是有人在吵闹,一个尖利的女声叫嚷着什么,夹杂着嗡嗡的议论声,听不真切。唐川刚从一楼阴暗的楼梯间走出,正准备开始爬楼,便有脚步声近了起来,之后从楼上下来了两个住户,议论着同他擦身而过:


“我早就说过那家的坤泽不正经,这不,之前才让前夫给打了,还闹出了人命官司,现在又有正房跑来闹了,果然是个小三呦,真不要脸!”


“可不是嘛,这些天搞得这楼上楼下乌烟瘴气,警察来来回回的问,不够烦人的,真是造孽啊……”



听了这话唐川便晓得出事了。他蓦地紧张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上冲去。跑到三楼与二楼之间的夹层,便看到三楼的平台上有人从门缝里探出半个身子在看热闹,那尖锐的咒骂声也清清楚楚的传到唐川的耳朵里:


“要不是警察找到家里来我还不知道呐!让你勾引我男人!贱人,婊子,臭不要脸的!!说,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啊?……好啊,不开口是吧!我让你不说,我让你勾引人……”


先是清脆的巴掌声,然后是肉体碰撞的沉闷声响,唐川冲上三楼平台时,便看见一个女人正在殴打一个缩在墙角的身影。那人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颊,紧紧靠在斑驳的墙壁之上,眼神惊惶而无助。一缕光线穿过楼梯小窗的缝隙,正照在他露出的半边侧脸上,形成了一条细细的光带,将他带着菜色的脸映衬得更加难看。



是石泓。唐川心里的怒火忽的就腾了起来,他猛地冲上前去拽住女人的手,一把拉住她将她贯到自己身后,然后转过身,将瑟缩着的男人护在自己背后,脸色狰狞着对刚刚站稳的女人吼道:”谁许你打人的!你再敢过来试试!“



那女人显然被吓了一跳,她靠着楼梯扶手稳住了身子,大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微微喘息着,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唐川半晌,而后慢慢的露出了讥讽的神色:”原来你这姘头不止一个啊,看来我还高估你了,原以为只是个婊子,没想到根本是个娼妓!“


”你嘴巴放干净点!“唐川气急,他猛地冲上前去抓住那人的衣领,将她微微的从地上提了起来,“你再说一句?你TMD再敢说一句你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唐川散发出了强大的乾元气息顿时震得周围人软了腿,几个看热闹的都吓得连忙闪身进了屋,砰地关上了门。那女人是个中庸,虽然不太受信息素的压制,但也被唐川的样子唬住了,她挣扎着从唐川的手里脱了身,气急败坏而又惊慌失措的退了几步,而后指着唐川和他背后的石泓说道:


“你!……你们!……好啊,奸夫淫妇和着伙欺负我一个女人家是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往楼下退,”……贱人你给我等着啊,总有你落单的时候!这事儿我跟你没完!”说罢便匆忙的转身下了楼,一会儿便听见大门嘎吱的响声,然后整个楼道就恢复了往日的静谧。



唐川气的整个手臂都在颤抖,他默默喘息着,背对着石泓呆立了半晌,勉强收拾好了自己爆发的信息素和崩溃的情绪,才缓缓地转过身,看向这个他寻找、思念了十余年的人。此时时光仿佛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凝固了,唐川望着那瘦弱的身影、凝视着被一屡光线打亮的夹着灰白的发丝,看着他微微颤抖的眼睫和唇瓣,扫过他眼角浅浅的折痕和青紫的瘀伤,又掠过他脸颊上红肿的指印,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又该如何开口如何寒暄。唐川只能徒劳的张了张口,又默默地将到了喉头的话语吞了下去,眼圈却已经开始酝酿了潮气。



而石泓这边显然是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他呆愣着望向眼前这个有如天降的男人,逆着光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孔。他的脑子此时正一团乱,像是被钢条卡住的齿轮一点动弹不得,所以他只能傻傻的站着,不能思考也不会移动。然而他的身体却本能的放松了下来,那乾元的信息素仿佛很是熟悉,让石泓的神经系统下意识的觉得安全。过度紧张之后便是严重的疲惫和反射性的瘫软,石泓只觉得眼前一阵的模糊,周围的光影都在渐渐的开始晃动……



于是没有人说话,沉默在两个人之间扩散开来,造成了令人窒息的真空。半晌,石泓双腿一软,蓦地跪坐在了坚硬的水泥地板上,这声闷响才猛然打破这一片寂然,时间也仿佛重新流动了起来,所有的动作和声音便又都回到了二人的身上。反应过来的唐川急忙蹲下身子撑住了石泓的肩膀,微微摇动着他的双肩:


”石泓!你怎么样!……来,把钥匙给我,我们先进屋……“他看见石泓手中攥着钥匙串,便试着去拿,不想石泓忽地有了反应,竟然猛地攥紧了手里的钥匙将手背到身后,而后紧闭了双眼,神色痛苦的在唐川的双臂之间挣扎起来:“放开我……不要……”


“石泓!石泓……别怕,我是唐川!……我是唐川啊……”见石泓的样子,唐川心痛不已,他只能松开扶着对方的手臂,将他轻轻地靠在墙上,而后轻柔的抚着他的肩膀安慰着对方。


石泓喘息了一阵,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底一片茫然的神色,有些怯怯的打量起面前的人。唐川见石泓向他望过来,尽力的收敛了眼中的苦涩,试着摆出了一点和善的样子,却因着心里潮涌的情绪而显得有些僵硬。半晌,他看见石泓的眼神开始闪烁,嘴唇颤抖着,被唐川抚着的手臂也不自觉地微微颤动:


”唐……川……“石泓嗫嚅着念了这个名字,默默地垂了眼帘,过了几秒钟又缓缓地抬头起来,凝视着对方的双眼颤声道:”真……是你……“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78 )
  1. 跟风远走散客 转载了此文字

© 散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