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会有猫的(≧▽≦)

【川泓abo】 经年·六

肠胃炎说来就来,在医院打了三天吊瓶,已经是个废人了…………

本来答应了小伙伴这一章要早点发的,以为自己能写完,结果还是食言了,抱歉啊QAQ

(六) 重逢·下

唐川扶了石泓进门,刚一入玄关便感觉对方悄然推开了自己搀扶他的手臂,然后低声丢下一句“去泡茶”,便匆匆的躲到厨房里去了。唐川看着他微微佝偻着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只得自己从衣物书籍堆积的沙发上收拾出了个位子坐下,而后便开始仔细打量整个房间。客厅不大,陈设简单,只两张小沙发,一张玻璃茶几和几个书柜。各类书籍文件层层堆叠在房间的各个角落,使得整个空间有些拥挤和杂乱,却又因为色调温暖的格子桌布和布艺摆件而显得温馨舒适,唐川甚至可以想象得出石泓平时窝在沙发里,捧着书籍或者演算纸沉浸在思考之中的样子。他近乎贪婪的汲取着这间窄小房屋中的一切,用目光抚摸过这里的每一本书的书脊——仿佛这样就能更加靠近那个人一点点,就能将他们二人之间这十几年的空白,稍稍填上一些色彩和光影。

时隔经年,人事已然经历了沧海桑田般的变化,但从那些最为细微的细节里,唐川仍然能够找到属于那个少年的身影,比如那些书籍排列的方式,又比如那稿纸上涂涂写写的痕迹。这些习惯顽固的存在于石泓的生命之中,仿佛是一句密语,通向他们曾经心照不宣的默契和惺惺相惜的爱恋。

唐川知道,自己唯一能将它解开的人。于是一丝淡淡的甜蜜悄然参杂进他的心内,却又蓦然间被满溢的苦涩吞没,就像是落进无边夜幕中的一颗流星,在骤然划过了一点光辉之后,便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之中了。

昨夜唐川几乎一夜未眠,他在脑中模拟了无数次和石泓重逢的情景,准备了一套又一套的说辞,他本来并不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讲开,甚至罗淼和案子的事情他也不打算提及,只说自己是从一个朋友那里偶然知道了石泓的消息;他甚至还带了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想要让这次重逢变得尽量自然一些。唐川害怕吓到对方,也害怕自己会直接遭到拒绝甚至驱赶,他只是单纯的担忧着石泓的状况,关心他的伤势,其他的事情都还没来得及做进一步的考虑。只是他不曾想到自己竟然会目睹一场暴行,石泓竟然就在他的眼前受了伤,脸上红肿的淤痕和惊慌无助的神色像是一把利刃直接刺进了唐川的内心。他毫不怀疑这样的场面还会一次次的上演,可能就在明天、后天,甚至可能等他一离开石泓的家,那些麻烦就又会重新找上门来。

他怎么能放任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怎么能在找到石泓之后,又将他独自留在那样的噩梦里?

唐川做不到。他想要将石泓护在自己身边,想要时时刻刻的确认他的安好,他甚至想要干脆将这些年的思念和寻觅一股脑地全都对着石泓倾诉,告诉他当年的真相,祈求他的原谅,然后立刻带他和孩子离开现在这样泥淖般的日子。只是现下这样的状况,他怎么开口呢?他要怎么让一个已经被生活中的苦难折磨的几乎奄奄一息的人,相信一个曾经抛弃过他的乾元这些迟到了十几年的告白?又怎么能对着这样一个人说,自己已经全然知晓了他生命中那些不堪的过往,在将他心上累累的伤疤再次撕开之后,告诉他自己会给他幸福?

唐川觉得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这个错误从十几年前就已经种下了,生长到到现在已经变成层层的荆棘将他们两个人缠绕捆绑。他想要穿越这重重的阻隔去重新给那人一个拥抱,却会在他们两个身上都印下深深的伤口。所以他还是只能继续站在石泓的生活之外,伪装成一个一无所知的旧相识,准备着一些得体的寒暄,将自己翻滚着潮涌的内心深深的掩盖在这幅平静的皮囊之下。

于是当石泓磕磕绊绊的端着托盘从厨房走出来,唐川只是将他手里的东西接下来放在茶几之上。他没有握住他微微颤抖的双手,没有将那脆弱的身躯揽在怀里,没有拨开他的流海去看他脸上的伤痕,没有抚上那有些红肿湿润的眼角。他只能默默地坐下,礼貌性的拿起一只茶杯,默默的嘬饮着,而后有些干涩的开了口:”好久……不见了……我……才从美国回来不久,偶然打听到了你的消息就想着……过来看看你……”

………………………………………………

一进家门,石泓便跌跌撞撞的躲进了厨房里,他有些慌乱的将门掩住,而后脱力的靠着门板缓缓滑坐在冰凉的瓷砖地板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太过荒诞,他的大脑到现在都来不及反应,整个人都有些懵然。十二年了,整整十二年过去了,石泓从没想过今生还能再见到这个人,那些年少时期的记忆早已经被自己尘封在心中最为隐秘的角落里,遥远的恍如隔世,而今那些时光忽然重新照进他的生活,就仿佛是启动了一台被弃置了很久的旧机器,所有的零件和都早已腐朽不堪,在发出了几声轻响之后便再无声息。他现在只感觉到了一片失真的空茫,尽管如此,当他无意识的抚上自己受伤了的脸颊,却仍然感受到了一片潮气。他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泛着水光的掌心,试探着舔舐了一下,然后尝到了一种带着苦涩的咸湿。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流泪了。

石泓有些慌乱的在自己的脸颊上胡乱抹了两下,而后扶着门板勉强站了起来,外面还有人在等着,自己也不能在这里躲太久。他拉开橱柜想要给唐川泡茶,然而这个家里从来都没有访客,他猛然发现自己似乎没有能够拿来使用的器具——除去他和楠楠的水杯,家里唯一一个客用杯是滕坤平时使用的,石泓反射性的收回了手,他不能拿给唐川这个。最后他从碗柜里翻出来了一个日式的小碗,那是楠楠自己攒钱买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从来都没舍得拿出来用过,而眼下似乎也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石泓小心的将这个小碗洗刷干净,然后在里面放上几粒花茶球,将沸水缓缓地注入其中,看着那一片片柔嫩的花瓣在水中缓缓地绽开。他又拿了个盘子装了点水果,定了定神,将东西依次摆在一个小托盘之内,然后和着那飘着花香的氤氲水汽,缓缓打开了厨房的门。

该面对的总还是要面对。石泓不知道唐川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不知道他到底从哪里得知了自己的下落,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知晓了楠楠的存在,而这个时间点又太巧了,事情刚发生了不到一个月,让他不由得提心吊胆,潜意识里甚至察觉到了某种隐隐的关联。只是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已经习惯了厄运的不期而至,总算还是能在经历了这一系列冲击之后勉强稳住自己的心绪。虽然双手仍在微微颤抖,他还是尽量小心的端着手中的茶盘,一步一步的向着未知的命运走去。

然而唐川却接下了自己手里的重量,石泓察觉到他闪烁的目光隐隐的扫过自己有些颤抖的手,又流连在自己红肿发烫的脸颊。他眼中分明满溢着融融的关切,里面蕴含的温度甚至让自己有些冰冷的身躯开始的回暖。石泓已经许多年没有收到过这样的目光了,他已然不知道要如何去回应,只能默默偏过头去垂下眼帘,而后有些呆愣的落了座。

好在唐川没有在意,他捧了那个小碗喝了茶,便开始缓缓道出自己的来意。看样子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这些年的状况,只是机缘巧合间得知了自己的下落而后单纯的来拜访。石泓见他对刚才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只是从文件夹里拿出了一叠资料递给自己,便也暗自放松了下来。这些年不见,唐川在为人处世上倒是改变了许多,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揪着自己身上最微小的习惯和故事不放,瞪着水汪汪的鹿眼要自己说给他听的人了。石泓看着他的侧脸,那线条和他记忆中的面孔渐渐融合,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他不禁猜想,唐川那飞扬的个性跑去哪里了呢?他当年对着自己的霸道强势的样子,如今又会袒露给谁呢?

石泓翻看着手里的资料,试着用那些他最喜欢的符号和公式填满自己的脑海,逼迫自己将那些回忆全部压制回心中最深的角落。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眶一直泛着红色,就像他不知道唐川的内心也正受着煎熬和折磨。他以为这些年过去了,唐川应该早就已经结婚生子,生活的幸福美满,过着当初自己同他一起憧憬的那种日子。当年的那些情谊对方应该早就忘记了,他们现在不过比陌生人稍微熟悉一点点,而这一点点的熟悉感很快也就会因为这些年两人的变化而消失殆尽。他们终究已经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就像是两条曾经交汇的直线,在交点过后只会渐行渐远。

时间一点一点额过去,他们两人就这样坐在客厅之中,从日暮时分到星斗满天。石泓拿着稿纸埋头演算,唐川就坐在他的身旁看着他,这一切都像极了十二年前的那些黄昏,唯一不同的是,那时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他们两人之间还有无数种美好的可能。

………………………………………………………………

“我大概明白了”

快到饭点儿,石泓不得不停下了笔,“只是今天估计没办法给你完整的解答,我……有个孩子的……等一下他回来,要等着吃饭的……”

“没关系的,我明天再来找你就好……时间有些晚了吧?要不等孩子回来我带你们出去吃吧?”

”不必了……谢谢……你……还是早些回家去吧……“石泓的声音很轻,在极为安静的房间里仍然显得含混而微弱,桌上台灯的光线摇晃着,他背着光的轮廓显得格外的脆弱。唐川看着他的手在轻轻的揉着自己的膝盖,脸上的伤痕红肿泛青,他知道石泓的身上和心上还有更多他不知道、看不到的伤痕……就要这样离开吗?在见到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自己难道就这样打一个照面,然后就继续守在他的生活之外?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呢?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同他把话讲明,才能重新获得他的信任?而在这之前他又要遭到多少的虐打和欺凌呢?唐川心内哀恸而焦灼,那些心思在他的舌尖转着,离别的话语也在喉头卡着,然而无论哪一样他都说不出口,只得暗自沉默,徒劳的张着嘴。

石泓见他呆立半晌,眼神里也有了些疑惑,正要开口询问,却见唐川蓦地低了头,下定决心般的深深呼了口气道:“我知道……这样说有些冒昧……我想……我是说……你的事情,你不想说我不会多问。只是这里……怕不好再住下去了……我……现在一个人,房子很空,如果你不介意……那边环境会好很多的……我希望你能考虑,搬过去……”说罢他抬起头,带着一点怯懦的期待,小心的望向石泓的双眼:”我们……还是朋友吧?“

“嗯……”石泓怎么也不会想到,唐川竟然会提出这样的邀请,他的大脑今天已然受到了太多的冲击,一时之间来不及思索那些话里的意味,只能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最后一个问题。然而唐川的笑脸却已然在他的眼前绽开了,自他们重逢以来,唐川还是第一次露出这种如释重负一般的、纯粹而美好的表情。眼前的身影终于和当年那个少年完美的重合,石泓忽然觉得心内有什么东西忽的破裂了,他听见自己脑中有一个声音,几乎要不受控制的从胸腔里奔涌而出

”带我走吧……“

然而现实之中,他却只能默默地垂下头,在唐川看不见的阴影里,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石泓就这样将人送出了房门,无声的告了别,而后将身体紧紧贴在房门之上,盯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任凭泪水奔涌而出。那双白净的手在石泓的眼中一点点的染上了黑色的污渍,那些污点纵横交错,一点点将他的身躯吞噬殆尽。

已经来不及了……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81 )

© 散客 | Powered by LOFTER